2016年5月24日 星期二

被壓迫者劇場概述 I:Augusto Boal和觀演者

文: 萬佩萱    2016改寫《民眾劇場的追尋》舊作 

概念上以民眾為主體,運用人們熟悉的文化、藝術元素探討生活議題的劇場,統稱民眾劇場(Peoples Theatre)。然而不同劇場因其目的不同——或抒發情感、或教化、或娛樂,而在過程、手段及呈現方式上產生極大差異。我根據劇場與普羅大眾的關係將民眾劇場分成三個向度︰
1Theatre for the people
      為民眾演出的戲劇;如,以(演員/教師)演教員為主軸,以教化為目的的教育劇場或演員即興呈現觀眾故事的一人一故事劇場
2Theatre about the people
    演出關於民眾的故事;如,以導演和演員為主體,具社會批判性的民眾戲劇;或以社區歷史為主的社區劇場。
3Theatre of the peopleor Theatre with the People
和民眾在一起的劇場;以參與者為主體,探索個人生命和公共議題為目的的被壓迫者劇場。

                這篇文章主要談賦予民眾行動力的被壓迫者劇場(Theatre of the Oppressed 以下TO)的幾個面向。首先介紹TO創始背景;接著說它如何透過遊戲進行肢體、感觀探索與戲劇練習,進而在參與者互信的基礎上,將議題具象化、客觀成一齣戲;然後梳理被壓迫者劇場和批判教育學解放人之間的脈絡;最後,探討TO工作坊帶領者需具備的特質。

Augusto Boal和觀演者的誕生

                被壓迫者劇場(Theatre of the Oppressed 以下稱TO)是巴西劇作家、導演兼劇場理論家Augusto Boal(奧古斯都 博奧 以下稱Boal)於上世紀七零年代歷經多年劇場實驗,創發的劇場。

                Boal在年輕的時候就對劇場感興趣並曾參加劇社,但是直到從哥倫比亞大學化學工程系畢業,才到巴西聖保羅市阿利那劇團 (Arena Theatre) 工作。 阿利那劇團的工作讓他有機會嘗試不同形式的劇場實驗。而且他在此期間創發的各種劇場,對傳統戲劇造成極大衝擊。

                他在傳統戲劇的基礎上做實驗,邀請觀眾在表演結束時討論演出。根據Boal的說法,這個做法使得觀眾不再是旁觀者,而是和演出互動的人。

                1960年代初,Boal發展出一個新的實驗:讓觀眾中斷演出,並向舞台上處於壓迫處境的演員提出建議,演員再根據觀眾提出的意見進行演出。但是在一次傳奇性的過程中,一位女性觀眾十分生氣演員不理解她的意思,跑上舞臺親自呈現自己的想法。觀演者(觀眾-演員spect-actor)從此誕生!    觀眾不再是靜坐在舞台下方的旁觀者(spectator)。

        Boal的劇場實驗從此轉型。他開始邀請觀眾帶著他們的想法介入舞臺。他發現在這過程中,觀眾因為介入演出而獲得培力(empowered) 觀眾不再停留於想像“如何改變劇情”,而是將想法付諸實際演練,並因此激發出行動的培力效果。劇場成為推動草根行動的有效工具。

                Boal終其一生關注社會正義,並以劇場作為弱勢發聲工具,被世人推崇為社會文化的行動者。但是1960年代巴西軍政府把這種舉措視為威脅。1971Boal在阿利那劇團演出他導的《The Resistible Rise of Arturo U》戲後,在回家的路上被綁架、逮捕、拷問,最後被放逐阿根廷。1973年他在阿根廷出版了他最重要的著作《受壓迫者劇場》,之後便自我放逐到歐洲,在巴黎十多年期間持續教授促進社會變革的劇場,並設立數個受壓迫者劇場中心。(什麼是被壓迫者劇場?)


                被壓迫者劇場最初是為了巴西勞工識字計畫,有人因此以為它只適用於第三世界,殊不知全球已經有超過80個國家的人在不同領域應用它。世界各地社會工作者、藝術家、學者、教師、治療師、輔導人員以及地方官員在工作中經常用TO幫助弱勢社群培力;在全球街頭、學校、教會、工會、劇場或監獄也能看到實踐者為了人性化社會發展的理想,應用它作為個人、社群解放的培力工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