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論壇劇場QA - 發想和實踐論壇劇場的新主張



被壓迫者劇場的演出什麼時候結束?

什麼是好的壓迫

什麼是論壇劇場?我們需要找到答案嗎?

人們在論壇劇場裡會仍然只是「觀眾」嗎?

在實踐論壇劇場時會遇到那些問題?

Augusto Boal 1992年出版的Games for Actors and Non-actors,其中〈論壇劇場QA發想和實踐論壇劇場的新主張〉,提出一系列關於論壇劇場的「問題」,並且加以回應。
TO中心摘要、翻譯其中第4151920個問題和大家分享。
藉此讓我們進一步思考
台灣實踐論壇劇場的同時
亞洲的文化和被壓迫者劇場又會擦出什麼精采火花.....



原文:Boal, Augusto. 1992Forum Theatre: Doubts and Certainties Incorporating a new method of rehearsing and devising a Forum Theatre model. Jackson, Adrian. Trans.. In Augusto, Boal, Games for Actors and Non-actors pp. 253-276. USA and Canada: Routledge Press.

論壇劇場QA
發想和實踐論壇劇場的新主張





4、 我們需要找到答案嗎?


我認為一場精采辯論比找到答案更重要,因為,我認為啟發觀演者進入遊戲的是討論,而非可能找到或根本找不到的答案。


然而即使真的找到答案了,也許對提出答案的人或者是參與討論的人有益,但未必適用於所有論壇劇場的參與者。


2016年8月12日 星期五

帳篷目的就是為了消滅帳篷:回應櫻井大造的發言




/黃孫權
原刊於《人間思想04:亞洲思想運動報告》
杭州:人間出版社。頁161─166
本文轉貼自【諸眾之貌】http://multitude.asia/archives/713

我的回應(《「帳篷場」場是什麼?》文/櫻井大造)分兩部分,首先是台灣劇場的歷史,第二個有關帳篷劇,對我來說,這是關乎怎麼進入到田野跟現實裡頭的鬥爭。


大造先生談到日本60年代有很多叛逆的小孩,在資本主義的過程中慢慢地回到了父親的懷抱中。台灣其實也是這樣,台灣90年代很多這樣的「孽子」,很快就回到了父親的懷抱中,他們可能表現得很叛逆,實際上很忠誠,尤其對上層很順服。昨天陳光興老師已經做了上一代台灣左翼思想的回顧,對我來說,那是80年代的事。在台灣90年代之後,「孽子」回到父親身邊,回到資本主義懷抱,是當前整個文化的生存危機,也就是太政治正確,太NGO化了。

2016年7月17日 星期日

被壓迫者劇場概述 V :被壓迫者劇場引導者/導演的角色和定位

文: 萬佩萱               2016改寫《民眾劇場的追尋》舊作


遊戲、即興練習和戲劇創作若是被壓迫者劇場(以下稱TO)的骨架,那麼參與的民眾便是豐潤TO的血脈和肌理,TO引導者/導演則是攪拌器和催化劑。引導者/導演的敏銳度、批判意識、反身性與涵養影響參與者解放與批判意識的形成



2016年7月7日 星期四

我所知《被 壓 迫 者 劇 場》的二、三事(上)


作者︰邱禮濤(Herman Yau)


劇場都必然是政治性的,

因為人類一切活動都是政治性的,而劇場是其中之一。

~~Augusto Boal2004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壓迫者劇場」(英譯“Theatre of the Oppressed”,葡語為“Teatro do Oprimido”,西班牙語為“Teatro de Oprimido”)是Augusto Boal(1931-2009)所提出和倡導的一套劇場系統。在說「被壓迫者劇場」之前,也許該簡介一下Augusto Boal。

我所知《被 壓 迫 者 劇 場》的二、三事(下)

作者︰邱禮濤(Herman Yau)


所有真正的革命性戲劇團體都應將戲劇的生產媒介轉給人民,
唯有如此,民眾才可能自己運用它。
劇場是武器,而人民理當揮舞這武器。

~~Augusto Boal2004


藝術不是反映現實的一面鏡子,而是用來塑造現實的鎚子。

~~Bertolt Brecht



「被壓迫者詩學」和布萊希特

2006年,保羅.希杰斯(Paul Haggis, 1953.3.10-)憑電影《撞車》(Crash,2004)獲得奧斯卡最佳原著劇本獎時,在頒獎台上引用了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1898.2.10-1956.8.14)的一句說話:『藝術不是反映現實的一面鏡子,而是用來塑造現實的鎚子。』

布萊希特視藝術為改革社會的工具。劇場作為一個藝術形式,到了Boal手中,成為民眾實踐革命的工具。事實上,「被壓迫者劇場」並不止於一個劇場系統,它還是對社會現狀不滿的回應。Boal在《被壓迫者劇場》裡寫道:

布萊希特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因此,對他而言,...它(戲劇)必須呈現出社會失去平衡的原因、哪一種方式可以使社會持續流動、以及如何催化改革的發生。... 身為一個馬克思主義藝術家,則必須鼓吹全國性的解放運動,以及被資本壓迫的所有階級全面解放。黑格爾與亞里斯多德將劇場視為對觀眾「反建設」特質的一種洗滌;布萊希特則釐清了觀念、揭發了真理、暴露了矛盾,並且提出了改革。(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