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23日 星期二

論壇劇場 (Forum Theatre)步驟和規則

                                                                     (2017修)萬佩萱翻譯彙整  
   

1、論壇劇場是一場戰爭,並且和戰爭一樣有自己的規則。


2、劇本(生命敘事)


l   論壇劇的劇本源自工作坊參與者過往或當前遭遇的困境(議題)。

l   論壇劇的劇情必須表現主角(們)面對不正義,數度採取行動反抗卻導致不堪的後果。

l   劇中每個角色無論在肢體(外在)或意識(内心)上都必須一致且明確。

l   主角(們)脫困的辦法必須包含犯了一個以上違背基本社會倫理或政治規範的“錯誤”。

            這些錯誤必須在舞台上被清楚的表現出來,以便激發觀衆希望自己能夠做點什麼,嘗試改變主角因為一連串錯誤行為導致的後果

2020年5月14日 星期四

Paulo Freire的教育哲學



一、Paulo Freire的教育論點受以下四種思潮的影響
(一)無政府教育思想
    無政府主義對教育的影響,自十八世紀即已開始,而此派的代表人物包括Goodman, Illish等。他們認為教育為了訓練國家有用的公民,往往以灌輸、訓練等強迫方式去實施教育,以抹殺了學生的自主性及創造性。此派把這些教育的弊端歸因於政府在政治利益的關懷前提下,造成了國家控制教育的局面,使得教育失去了開展個人成為有創意的個體的功能(Elias, 1980)。是以,為要確保學生能擁有成為自主性個體的機會及自由,國家必須不能干涉教育。
    Freire雖沒一昧反政府涉入教育,然而他卻擷取了教育要「享有充分自由」、「要尊重個性」及「發揮人性」的主張。是以,Freire強調教育不僅需要不受已失去人性的統治階級的宰制,更要啟迪被統治階級的自主意識,才有可能發展自主化及人性化的文化。
(二)馬克斯社會主義
    馬克斯的社會階級理論立基於經濟(經濟決定論),教育是屬上層結構,所以教育並非人類歷史發展的源頭。相較於Freire將教育視為一種「文化行動」(cultural action),馬克斯對於教育的作用顯然是極為懷疑,馬克斯並不認為教育可以在社會主義的革命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但馬克斯在解釋人類社會發展現象時的論點,卻成為Freire解釋巴西當時社會現實、文化發展的基礎。Freire從階級壓迫的觀點來說明菁英對於被壓迫大眾的操控與侵害,並將被壓迫者所接受的教育視為統治階級塑造意識型態的工作。
    Freire在他的著作中常常使用馬克思主義的名詞,包括「虛假意識」(false consciousness)、異化(alienation)、階級鬥爭(class struggle)、文化革命(cultural revolution)等觀念來說明傳統教育內容中所可能產生的弊病。
(三)左派弗洛伊德主義
    左派弗洛依德的觀點是對於弗洛依德(S. Freud)所提出的心理分析學說進行了社會性的修正。他們認為弗洛依德的理論固然有助於洞察人的本質,但仍不能據此改變社會結構與價值,反而是試圖藉由精神治療方式來幫助個人「適應」既有社會體制。左派的弗洛依德學者因此認為,精神分析的目的應在是在建構一個平等、自由與人性不被壓抑的社會,而不是在使個人重新適應社會。雷奇(W. Reich)認為被剝削的個體,並不一定像馬克斯理論所預言的會明顯地反抗剝削。個體在長期被壓制、被權威灌輸的社會情況,漸漸的形成了根深蒂固的接受權威的性格結構(character structure),所以即使他們很清楚地知覺到被剝削的事實,仍然不會加以反抗。
    Freire則採取了左派弗洛依德的學說,嘗試透過精神分析來解釋民眾雖然明知自己利益所在,卻仍不能以實踐來爭取己利,因而主張透過對話來發展出「意識化」(conscientization),造成個人的解放,進而透過民眾的實踐 (praxis),達成社會結構的改革與人性的解放。
(四)存在主義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時,存在主義學者看到殘酷不安的世界及人的無助及焦慮的一面,此時只用理性是不夠的。所以存在主義學者認為應從自己的感受出發,而「個人復位」要從具體情境開始。人要在個別的行動中,創造價值,顯示人需要有充分的自由與自主,去為自己的一生做抉擇。Freire引用存在主義「主體性」與「自由」的觀念在建立「對話教育」理想情境中。

二、Paulo Freire的教育哲學(philosophy of education
(一)Freire於「人」(man)的基本假定(Freire1970

2020年2月7日 星期五

被壓迫者劇場200個遊戲 之一


在被壓迫者劇場/工作坊撕下那些掩蓋我們真面目的面具,
為發現和體驗關於我們自己的真實面目而奮鬥

要使劇場/遊戲有意義,就必須在過程中產生讓我們超越那些面具,
超越那些城市化的感覺和制度,以及超越那些標準的結論。

放棄了日常的假裝以後,在眾目睽睽之下,
我們只有徹底袒露並將自己奉獻出來
這樣我們才能夠感覺什麼是真實。

被壓迫者劇場
200個遊戲操作手冊 之一

社會計量

1參與者圍成一個大圓
2以工作坊中間點做為某個主題計量的核心(如:家和工作坊的距離、與主題的心理距離)
3請參與者移動位置標誌自己的狀態
4、參與者分享為什麼選擇這個位置


***引導者審慎思考使用社會計量的目的


A、觸覺 to feel what we touch:
             探索身體----透過探索,拉近身體和心的距離。身體引領探索自己的內在宇宙,認識自我——那深睡的意識,覺察活著的狀態,反思自己存在世間的意義並創造未來。
1、    基礎練習General exercises
2、    walks
3、    訊息massages
4、    整合的遊戲Integration games
5、    地心引力gravity
1、   基礎練習General exercises
暖身遊戲
操作程序與方法
備註︰給引導者的話
Columbian hypnosis
Follow the Hand
掌中世界

1.兩人一組。面對面
2.一人擔任帶領者,將手掌置於夥伴(跟隨者)的臉前面約2040公分距離,手掌下端和對方下巴齊、指尖和額頭髮際齊。
3.帶領者緩慢移動手掌,跟隨者隨之移動。
4.帶領者試探、挑戰彼此肢體移動的角度、方式
5.進行一段時間後,二人交換角色。

發展:
A 1、三人一組。
2、三人輪流用雙手擔任帶領者

B1、五人一組
       2、五人輪流用雙手和雙腳擔任帶領者

C1、群組
   2、核心:一位參與者到中央擔任帶領者,開始緩慢   而規律的移動全身。
   3、第二環:數位參與者用自己身體的某個部位貼近帶領者身體某個部位,並隨著核心帶領者身體的移動而移動。(身體部位如:耳朵、鼻子、後背、屁股、膝蓋、手肘...)
   4、人數多時可增加第三環。第三環選定第二環某個人的身體部位(同上)並跟著移動。


1.引導者先做示範
2.提醒參與者手和臉之間保持適當距離
3.帶領者移動速度要緩慢
4.帶領者是夥伴的同盟不是敵人








報數
(count DOWN/UP)

1.參與者圍成一個大圓。
**引導者說明遊戲規則:報數1~5/7、報數的左右方向和Down/up手勢或動作。

2.從引導者開始,向左或向右報數,數字5/7的人必須採用Down/up的動作來指示左右方向。



1.示範動作要明確。
2.Down:下方動作,如手從胯下指示、以腳指示、蹲下出手或出腳…
3.Up:上方動作,如跳起來轉身、甩頭指示方向、跳起來向上拍手再指示方向…

2019年1月10日 星期四

被壓迫者劇場——一條永恆的解放道路(之一)


文︰萬佩萱   台灣被壓迫者劇場推展中心執行長                       三修

    
  前言:被壓迫者劇場不是民眾戲劇也不是社區劇場    

         持續很長一段時間,每當我跟人們提起被壓迫者劇場總能挑起聽者敏感神經,以疑慮眼神望著我謹慎的問:它和政治有關嗎?也有人說:台灣沒有被壓迫者;或稱,被壓迫者劇場不適用於台灣這樣優渥的社會。於是我從2006年開始用正在熱潮上的民眾戲劇和社區劇場包裝它。

然而,在民眾劇場和社區劇場行走多年我滿懷困惑,卻始終弄不明白這困惑從何而來。多年積累的磕磕碰碰終於在2010年某個演出場合讓我意識到,台灣這種由上而下用劇場作社區營造的政策或劇作家/導演主導的民眾戲劇和被壓迫者劇場致力改變社會的草根性相去甚遠。


民眾戲劇、社區劇場和被壓迫者劇場三者重疊在一個對象——“人(People)”的身上,因此經常被人忽略它們在本質上的差異。拿台灣幾十年來官方推動的社區總體營造由社區居民組成社團活動之一社區劇場為例,它和其他國家由民間團體發起或政府與民間合作推展的Community Theatre最大的差別在於,Community Theatre參與者以社群(community[1])為基礎,首重社會中相對弱勢的社群(under privileged community)如,流浪兒童、青少年、街友、基層勞工、少數民族、婦女、監獄犯人等面臨相同或類似議題的人們。總之國際人士論及 Community Theatre多以弱勢社群為主,以彰顯劇場給人聲音的培力過程。

眼看幾十年過去,在台灣特殊社會變遷下長出的社區劇場和民眾戲劇已被塑造成特定概念,且被形塑的樣貌不會在短時間內改變。或許,就這樣永遠被定型、定性了。於是我轉身褪下被我強塞入社區劇場和民眾戲劇小鞋的被壓迫者劇場,重新梳理被壓迫者劇場和批判教育以及人性化社會發展間的關係。期盼藉這篇文章,邀請社會工作者用劇場作為工具之一,撐開人與世界對話的空間,喚醒人們的主體意識,從而改造社會朝向人性化世界前進。


被壓迫者劇場——一條永恆的解放道路(之二)

**********************************************************************
被壓迫者劇場通過一、敘事(Narrative)創作、二、多元對話(Dialog)、三、反思(Reflection)、四、行動(Action)四項元素攪動參與者身心匯聚能量,成就和人們一起行動相互陪伴、激盪碰撞、對話和轉化生命的解放教育歷程。這四項元素互為表裡,且相互堆疊建構出螺旋上升的支撐力量,是參與者建構自我,批判和轉化社會的基礎。

這一篇是關於攪動生命的第二項元素:多元對話
*****************************************************************************

文︰萬佩萱   台灣被壓迫者劇場推展中心執行長                      三修



(二)多元對話(dialogue[1]

社會學、心理學和教育學學者相信,人們從對話的那一刻開始,就有了轉化社會創造新生活的可能。批判教育學學者P. Freire亦認為,對話是人類探索世界的媒介,是對人性化存在(humanization)的渴望與企盼的實踐,是人和自己、他人互動,產生批判性自我覺察的解放教育過程。他說,對話在兩造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並且向他們挑戰,使他們因而產生關於世界的觀點與意見。這些觀點通常帶有焦慮、懷疑、希望或絕望,它暗示了某些重要的課題,而這些課題可以作為規劃教育內容的基礎。[1]   對話因而是人與自己、他人、社會和世界建立「關係」的起點。

然而,日常生活使用的語言多出自個人對自身的了解和對自我的認同(identity),這樣的了解和認同,無不受個人所處社會文化如隱喻、標籤、歷史、價值、概念、邏輯、分類的影響以至於當某人認定自己的敘事爲真時,就潛藏著忽視或排斥他人社會文化現實的可能,並以己之意凌駕他人之上,加上“…人對自己或別人對他的經驗所做的敘述(說和寫)…往往不足以充分呈現他真實的生活經驗..”[2] ,更突顯非主流社群人們「失語」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