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26日 星期五

演一齣守護家園的戲

 本文轉貼自 芥助網

社區力 點線面         

專訪木有枝劇團曾靖雯:

演一齣守護家鄉的戲 是居民對土地最深情的告白

文/陳佳楓


2011年聖誕節,台南市東山區嶺南社區居民組成的劇團,在新營社區大學的期末成果展上演出,述說一場自2002年起,小村莊反對政府設立廢棄物掩埋場、捍衛家鄉用水安全的行動故事。這場讓觀眾屏息動容的戲,讓居民多年抗爭的點點滴滴以另一種方式被理解,憤怒與委曲也在演出中得以釋放。

台南東山嶺南社區劇場 重現十年抗爭之路

嶺南社區是個被青山綠水環繞的小村落,豐富的生態蘊含許多台灣珍寶,居民們過著純樸的農耕生活,以栽種龍眼、柳丁、椪柑等農產品為主。不料,1999年,台南縣政府環境影響評估(以下簡稱「環評」)大會,有條件核准將廢棄物掩埋場設立在嶺南,且在地方說明會上,掩埋場負責公司以贈品換取村民的連署簽名。

這個廢棄物掩埋場距離烏山頭水庫集水區不到十公尺,水庫提供台南地區公共給水與嘉南大圳廣大區域灌溉用水之需,若啟用掩埋場,不但危害居民用水安全,也會污染當地農作物。當時的村長陳顯茂於是號召村民展開家鄉保衛行動,但過程並不順利,許多困難橫阻在眼前,毫無發聲的機會。

從失落到憤怒,原本安居樂業的農民,不得不化身為捍衛鄉土的英勇鬥士,他們曾在寒冬中靜坐40天、苦行過31個鄉鎮,社區裡老、中、青、少全村動員攜手接力守護家園,不肯離開這場戰役。直到2011年台南縣市合併後,重組環評會,才通過撤銷掩埋場的原本的環評結論(註一)。10年換得環境正義,陳顯茂感慨的說,很多居民用自己的生命保障台南市民的生活品質,為了這塊土地南北奔波,歲月無情,許多人如今都快80歲了,更有些長者在抗爭的路上提早離開了戰場。


覺知才能共好  劇場從「家」出發




2022年8月14日 星期日

EMPOWERMENT 誰 ? 如何?

https://taiwan.yam.org.tw/nwc/nwc5/02.htm

***本文出自2001年在高雄舉辦的第六屆全國婦女國是會議
說明:TO中心除關心弱勢社群權益和權力問題外,也關切劇場引導人們"Empower"意識甦醒的歷程,故轉貼此文。讀者或可直接閱讀【四、「激力」(empowerment)的概念闡述及在性侵害輔導中的運用】。

** empowerment 除譯『激力』外也有譯作培力、充權、授能或賦權。

受害者的復原與輔導

李開敏講師 資深社工師/2000年6月9日


2022年8月10日 星期三

當戲劇發聲



2012-09-12

當戲劇發聲!

——樂施會2012年“民眾戲劇與社區工作坊”側記     作者:陳韋帆樂施會城市生計項目官員       

(本次活動是樂施會北京城市生計主辦的針對社區工作者的系列能力建設之一,旨在為服務外地來城市的工作人員提供更多樣化的理念和手法。)

                




“什麼是民眾戲劇?”

當我們開始策劃這個工作坊時,所有參與者都在問這個問題。有的人說,是一種表演形式;有的人說,是一種展現民眾生活的方式;有人說,是專業演員演,觀眾看…… 這幾個大字是:應用劇場、協作者、社會意識、學習的能力、不當“老師”的能力。萬老師簡單介紹了應用劇場的定義,讓大家了解這並非專業人士的領地,而是社區社群發聲的一個方法和渠道。而作為NGO工作人員,如果想成為使用這種方法的協作者,就需要具備社會意識——能夠關心、認識和分析社會,分析群體境況並能夠反思自身行動;具有學習的能力——不斷吸取新的知識和總結經驗;不當老師的能力——協作者不能認為自己“高人一等”,在“引導”和“推動”之中,不僅要保持謙卑,也要學會等待,尊重對方的主體性,讓對方做自己的主人。


“做自己的主人”,這句話貫穿了整個工作坊。讓每個參與者留下最深印象的這句話,後來反復出現在大家的反思中。怎樣才能做自己的主人?萬老師通過一連串的遊戲及說明,讓每個人都有時間和空間去回看自己,去觀察別人,乃至去尋找同伴。這個過程中,我們首先在“尋找自己”的道路上不斷摸索著:我來自哪裡?我覺得自己是怎樣的?我希望展現出來的自己又如何?有意思的是,在場的大部分同工都是關注弱勢工友和低收入性工作者的前線NGO工作者,她/他們在定位自己的過程中,都提到了“流動”、“鄉村”、“性別”乃至“階級”等要點。作為一個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定位自己的人,我聽到夥伴們的表述後,才不斷地“發現”了自己。之後,無論是在感受自己的身體語言,還是在相互協作之中,遊戲作為一個“催化劑”,給我更多空間“消化”這些定位點。與此同時,也通過與他人(們)的互動和協作,重新感受了主體之間的影響與支持。



2022年8月5日 星期五

讓人行動的劇場課

劇場和社會轉化工作坊 反思日誌

文:世新大學社發所  奧宇.巴萬

在電視電影圈混過短短一年多,雖然沒有很了解這樣的環境,但大致可以知道這個圈子在完成一個節目和一部電影會需要什麼分工、技術跟所謂的鏡頭要求但這一年多卻無法跟自己研究所的生活搭上線。難道現在可以說是夢寐以求嗎?終於等到可以吸引筆者的課程,即便以前講座課也有社運紀錄片的課,不過那是圍繞在社運人怎麼行動?怎麼我都沒啥感覺。記得上學期才剛修完影像紀錄的課程,這學期終於讓我修到民眾劇場的課,一次來的太多太急,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都不知道怎麼接招。筆者自覺還有很多功課要去學習,所以才會想要去嘗試更多可能性,畢竟它是跟自己有一點點相關,甚至之後可能都是成為之後回到部落可以用的武器。

2022年2月20日 星期日

劇場 作為發聲工具

 

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被壓迫者劇場 使弱勢者透視自我

【記者謝佩珊、楊婷華╱台北市報導】「我們的夢想是否可以出發,在我們的心裡,永遠都可以飛;像雪白的雲朵,掛在天空,永不掉落」,熾熱的豔陽下,傳來陣陣鏗鏘有力的字句,這是台東鐵花村二十位原住民孩子的聲音;他們在「臺灣被壓迫者劇場推展中心」的協助下,透過戲劇,發掘了自己極少察覺的內心以及對未來的期望;藉由彼此分享煩惱、回憶往昔經歷的過程中,逐步發現自己受到的「壓力」,可能來自父母的期待,或是對未來的迷惘等;進而思考如何改變,為壓力找一個出口。

藉遊戲練習 喚醒自我意識

被壓迫者劇場的先驅為巴西的劇作家奧古斯圖.波瓦(Augusto Boal),他強調以「劇場遊戲」的方式,協助一般民眾參與融入,經過一段時間的肢體探索與即興練習後,讓他們用日常生活的故事或具有議題性的話題作為主軸,編劇並親自參演一齣戲劇。

「臺灣被壓迫者劇場推展中心」(Centre of Theatre of the Oppressed, Taiwan),簡稱TO中心,現任執行長萬佩萱於二○○三年時在北京無意間接觸到被壓迫者劇場,並參與了種子師資的培訓,這是她首次接觸到被壓迫者劇場,並且對劇場工作坊過程中的民主、開放對話理念感同身受;產生興趣後,萬佩萱在北京大學攻讀完教育碩士學位後,便決定將被壓迫者劇場帶回台灣、投入弱勢社群中,讓人們在戲劇工作坊找回自己的聲音,期間也到中國內陸和台灣偏鄉舉辦多場戲劇工作坊和種子師資培訓;更於二○○九年創立TO中心,並與國外TO相關組織以及國際非營利機構進行雙向交流、連結與合作。

鐵花村的原民孩子們正進行著「夢想的豐收」展演。(圖片由TO中心提供)

跳脫劇場思維 戲劇作為發聲工具

TO中心負責人郭江龍說,中心成立的宗旨是希望透過戲劇,讓弱勢者,例如:青少年、原住民、新移民配偶、勞工、婦女等可以有發聲的管道。他表示:「我們不是一個『劇場』,不會在固定的地點演出」,相反的,TO中心會到各地舉辦工作坊,讓報名者成為演員,劇情針對人們關心的議題,並在社群聚會的任何空間,如公園、操場、稻穀場、教室…進行演出。對他們來說,戲演得好不好是其次,「戲劇」只是一個工具,透過演戲使弱勢者自己察覺受到了壓迫,並將感受、情緒以及故事外顯,使其他人能夠感同身受。

而帶領這些民眾演員覺察自我的重要任務,則由種子師資擔任。作為種子師資,必須意識到自己並非權威者,而是引導者,在引導的過程中,要抱持著「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獨立主體」的想法,而不以一個既定標準去侷限民眾想法的表達。

關懷在地青年 未來關注同志議題

TO中心於二○一二年十二月啟動「偏鄉青少年夢想的豐收計畫」,在台東鐵花村展開第一階段「夢想戲劇工作坊」活動,一共有八十四位青少年參加。最初先由種子師資向青少年提問,例如:「你們的青春是什麼樣的?」,引導他們回想自己對生活是否有不滿意之處、為何不滿意、形成壓力的來源等等,藉由意見的表達,使青少年能拋開心理上的束縛,進行遊戲。遊戲目的在於解放身體、並且使感官更敏銳,進而提升想像力及創造力。

除了引導孩子們找尋其內心苦悶的來源,並思考自己未來的夢想;TO中心也將八十四本青少年書寫下的想法集結成的「夢想筆記本」,根據其內容編輯成劇本。在分享的過程中,其中一位少女林昱如說,從小看著自己長大的阿公,年紀已經很大了,但因為父母都要上班無暇照顧,只好將阿公送往養老院,在她參加排練期間,˙阿公已經過世,令她非常難過;劇本中也將此故事收錄,使民眾在觀賞戲劇同時自問,可以為家庭作何付出。

TO中心除了將「夢想筆記本」展出外,也由工作坊中自願報名的二十位都蘭國中、泰源國中和池上國中生作為演員及合唱團,歷經兩個月密集演員訓練、合唱練習,在二0一三年五月二十六日代表八十四位「夢想戲劇工作坊」青少年在鐵花村舞台上演出「夢想的豐收」,用表演開啟了與師生、親子和同儕間的對話,實踐了針對台東在地青少年的「發聲計畫」,進一步引導觀眾透過戲劇與藝術活動,和青少年的心聲做連結。

TO中心除了在全台各地舉辦工作坊,也與各國際組織積極合作,他們表示,透過與各個團體合作、交流,可以激發不同的想法,並且不斷檢視自己對被壓迫者劇場的感想及作法。而在協助弱勢者傾聽自己時,TO中心的種子師資及志工們同時可以獲得感動及回饋,在交流過程中,弱勢者們也成為了他們學習的對象。從二○○三年到現在,TO中心關注的對象從青少年、婦女、新移民等逐漸擴大;未來,他們計畫朝同志議題作努力,用戲劇對話,真誠的面對自己和他人,同時TO中心也預備針對心理諮商師、社工和非營利組織工作者進行種子師資培訓,讓被壓迫者劇場深入社會各個層面協助個案面對創傷、困境生出改變的力量,落實TO是陪伴與培力的教育工具。